他对蒋介石有大恩,蒋介石却为了前程,一脚把他踢走了

1925年9月5日,国民政府军事部长、广东省主席许崇智被任命为“金融监督”。他万万没有想到这次任命是蒋介石的阴谋。

九月九日,即许崇智上任四天后,蒋介石去找汪精卫“诉苦”,痛斥许崇智“不顾大局,控制金融”。汪精卫也赞成。

很明显,蒋介石和汪精卫长期以来一直密谋将许崇智挤出权力中心。

9月19日,蒋介石采取行动,下令广州市戒严,并包围了许崇智的住宅。

夜里10点钟,蒋介石给许崇智写了一封长信,用“恳切的话”敦促许崇智辞职:“广东的空气对总司令(指许崇智)非常不利。最好请你离开一小段时间。当我们把事情办好后,我们一定会请你回来主持军队。”

此时,许崇智的心情非常复杂。他没有想到他的结拜兄弟蒋介石会以这种方式强迫他交出权力。

早在1915年,许崇智、蒋介石和张静江在上海桃园结拜为兄弟。张静江比蒋介石大10岁,许崇智比蒋介石大5岁。两个哥哥都给了蒋介石这个弟弟很多帮助,包括明确的和含蓄的帮助。

为了帮助蒋介石,许崇智一再向孙中山推荐他。孙中山任命蒋介石为黄埔军校筹备委员会主席。当时,这并不是一个好工作,因为资金不足和校舍破旧,蒋介石为了黄埔军校的建设彻夜未眠。

使蒋介石最生气的是他工作如此努力,以致在国家军队选举的领导机构中没有一席之地。愤怒中,他跑回了家乡浙江奉化。

许崇智把奉化赶出上海,耐心地释放了蒋介石:“黄埔军校的建立是为了培养未来国家军队的军事骨干人才。这非常重要,你未来的职位也非常重要。”

为了重新点燃蒋介石的战斗精神,许崇智甚至向孙中山提出这样的要求:如果我要许崇智当粤军总司令,我必须先让蒋介石当粤军司令部的参谋长。

在“广东司令部参谋长”的出色工作下,蒋介石同意跟随许崇智回广州。

蒋介石来自浙江省。当他第一次到达广州时,他被他的下属所排斥。许崇智命令他的下属:“像我一样尊重蒋介石。”

一路上,老大哥许崇智真的处处想着蒋介石。然而,面对现在的权力斗争,蒋介石并没有考虑到兄弟会。

特别是“刺杀廖仲恺”事件,导致许崇智粤军全军覆没,将士被革职,枪毙。这也增强了蒋介石对许崇智“被迫宫”的信心。

读完蒋介石的“被迫宫”信后,许崇智别无选择,只能暂时听听蒋介石的话,然后离开。

许崇智的人不相信,并暗示他们可以和蒋介石硬拼。许崇智说:“如果我在孙先生死后不久就同(蒋介石)争论,如果我不知道,我就为党的分歧和权力而争论。自从我来到中国十多年来,我一直被新旧军阀和官僚所困扰。人们筋疲力尽了。谁能分开?只看他如何实践,革命事业是对是错,有自己的舆论,那么每个人都会受到惩罚,我能少讨伐吗?”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被蒋介石诬蔑为“不顾大局”的许崇智竟然说出这样的话。

9月19日晚,许崇智辞职,在蒋介石的监督下离开广州,登上一艘开往上海的船。

这次他离开了,许崇智隐居在上海,什么也没做。晚年,他移居香港,在那里去世。

事实上,排斥许崇智只是蒋介石一生奋斗的一个缩影。他的许多结拜兄弟都被排斥在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