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华练习生被曝卖假货,抢蔡徐坤第一王座的他咋样了?

目前,一名实习生因涉嫌在一笔贸易交易的掩护下进行欺诈而被警方逮捕,这自然引起了群众的兴奋。消息来自上海市公安局。警方在通知中称,住在上海浦东的陆女士向警方报告说,她在一家邮局的酒吧里发现了一名面具销售者。两人通过微信联系,以每套0.9元的价格购买了40万个口罩。陆女士还支付了10.7万元的定金。对方收到预付款后,要求卢女士在扬州提货,但当她到达扬州时,找不到提货的地方,只好报警解决欺诈。

商人是黄志波,乐华娱乐公司的艺人,参加了《以团之名》。目前,广东当地警方已抓获黄志波本人,并缴获了犯罪中使用的手机、电脑、银行卡等物品。被捕后,他还移交了另外两起涉案金额超过28万元的案件。

当这一消息引起轩然大波时,乐华公司也迅速发表声明,称黄志波严重违反了实习生的合同和管理制度,并解除了他的合同。

黄志波本人出生于1998年,但他仍然只有22岁。他于2019年加入乐华娱乐,因为他通过选秀节目《以团之名》进入了公众视线。然而,他只停留在第九位,因此没有首次亮相。随着才艺表演,他的声望逐渐下降。

更讽刺的是,在他被捕的前一天,他还参加了“手写加油接力”的防疫运动。黄志波的举动是一个渺茫的机会。这一事件也蔓延到了国外,外国网民看到后也纷纷抱怨。

作为一名偶像学员,这种行为无疑会产生负面影响,但现在许多学员已经暴露在令人发指的行为中。

我也参加了《以团之名》培训生孙天成。在录制节目的过程中,我实际上发送了一条微博,要求韩国整形医院向他解释。我还在网上呼吁记者和朋友帮助他保护自己的权利,这也震惊了很多网民。

这难道不是整容手术的公开承认和整容手术的失败吗?更不用说这个不成熟的举动对一个实习生的负面影响了,他当时也在韩国,在节目录制过程中逃脱了?后来,项目团队回应说,球员们被给予了年假,这样他们就可以拿到他们的手机,但这一举动已经非常令人困惑了。

他的另一个“好同学”,胡斌也不是一个无忧无虑的人。说到胡斌,他也是所有大型选秀节目中的一张熟悉的面孔。我参加了《快乐男声》和《明日之子》,但是在我参加《以团之名》之前,我没有得到太好的排名。虽然排名仍然不太好,但我的“名气”大大提高了。

这都是因为他高调的女友,她去了《奇葩大会》,说她是一个月收入10万的公众号码的作者。关于她写的文章的价值,一直存在着不小的争论。然而,在胡斌参加《以团之名》之后,她在微博上删除了两人的照片,称他们已经分居。后来,一些网民发了这张照片。她甚至私下给网民写信澄清。但另一方面,胡斌自己在微博上表示,两人实际上已经复合了,他的行为从长远来看确实失去了很多动力。

和另一个让人们“疯狂”的受训者是唯一一个在《偶像练习生》之前被要求辞职的受训者。宋上床睡觉了。这个名字不是白取的。在为参赛选手准备的一分钟介绍视频中,他竟然拿着被子,简单地说了一句“我,宋,睡吧,打电话”,然后又钻进被子里。这绝对是草案历史上的第一次。

蔡和他参加了同一个节目。在第一个问题上,没有人敢坐第一个宝座。蔡低调地坐在第六位。他实际上是第一个。此外,他的一些负面评论在观众中引起了争议。最后,节目组犹豫再三,劝阻宋不要睡觉,并剪掉了所有关于他的镜头。

和实习生吴成泽,摇着红彤彤的音调,看起来像只小奶狗,让很多妹妹疯狂迷恋他。然而,没过多久,他就刷了脸,还未成年的时候就抽烟,还被摘掉粉的粉丝骗了。这些消极的方面也打开了私人生活的眼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