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穿国泰“暴力机师”谭文豪:其实我是一个演员

原标题:《暴力飞行员》谭:其实我是个演员

要不是前几天的辞职风波,大家都不会这么熟悉“谭”这个名字。

很快,这个名字因国泰航空而出名。

当然,恶名昭彰!事实上,谭为了攫取个人政治资本,习惯于以扰乱社会秩序或政治局势来从中渔利。以国泰航空公司、其员工,甚至香港广大市民的切身利益为代价,它一再利用香港的社会热点“发烫”和“赢取选票”,以达到其个人的政治目的和满足其自身的私欲。

此外,谭虽有“文浩”之称,但他最擅长的是“演戏”。网民们讽刺谭不妨改名叫“谭颖迪”。

谭的演技有多好?让我们“欣赏”谭的“艺术人生”……

被驳回,并没有忘记发挥“牺牲个人利益为“企业利益”

。最近,国泰航空站在了舆论的最前沿。据媒体报道,7月26日从东京返回香港的国泰航空CX505航班机长在降落前突然用英语向乘客广播机场大堂的所谓“和平集会”,并以粤语宣称“香港人加油小心”。

队长是谭!同时,他还有另一个身份:公民党立法委员会成员。

谭在机场所谓的“和平集会”实际上是封锁通道,张贴标贴,喊口号,骚扰乘客,黑衣人挥舞美国国旗。甚至一位年长的乘客也拒绝接受传单,暴徒聚集起来“触摸”老人,并包围了他们很长一段时间。

后来有消息传出,飞行员被解雇了。请注意,他们被解雇了。

国泰航空发言人20日直言不讳地表示“飞行员不再是公司雇员”,但没有说明他是辞职还是被解雇。

也许国泰航空想把最后一片无花果叶留给国会议员。然而,谭在离开前并没有忘记打比赛,以恢复他可怜的自尊心。

21日,该公司在脸书上发布了一份辞职通知,称其已从国泰航空公司辞职,并立即生效。他还附上了电影的对白,声称他决定辞职是因为他无法忍受看到公司受到攻击和“压力”。他还表示,他希望“保护”国泰航空,“让航空业的风暴就此结束”。谭文浩后来发表了更多言论,表示他将继续“保护自由”。

谭似乎认为自己是“国泰风暴”的最大主角,甚至说辞职是“保护自由”,这是荒谬的。事实上,这与之前被解雇的两名飞行员没有什么不同。在众多网友的评论中,我们可以看到香港市民对谭是多么的厌恶和鄙视:

只要镜头设置好

瞬间“戏走火入魔”

谭的镜头感极强。一旦记者镜头设置好,他就可以立即进入状态,永远不要NG。例如,八月三日,谭在黄大仙及旺角参与示威及集会。在内地民航局向国泰航空公司发出重大航空安全警告后,早已有备而来的谭文浩在镜头前大讲特讲,说民航局的做法是内地在香港散播白色恐怖。它还提到未经审判对未定罪者的判决。这也是香港人所担心的所谓“遣往中国条例”。他担心,如果大陆当局将类似的做法推广到其他公司或行业,将会产生更大的影响。他的话似乎是公正和令人敬畏的,但事实上,他们是诽谤和中伤,没有任何羞耻感。

7月21日,暴徒们摧毁了中央政府驻香港联络处的外墙后,他们都转向了上层。一些媒体一直在直播。谭不能错过这样一个上镜头的好机会,记者们似乎对谭有一种推心置腹的看法。当他旁边的蒙面黑人暴徒不断向警察投掷砖块、棍棒和玻璃瓶时,他没有要求暴徒克制自己,而是向警察大喊,告诉他们克制自己,说示威者正在撤退。与此同时,他谈到要和附近的一个女人“配对”,并不停地用扩音器对警察大喊,说民主党

事实上,观众可以在直播中清楚地看到,虽然只有几百名“示威者”,但他们已经扔玻璃瓶、棍子和石头两个小时了。同时,电视新闻只播出谭对的宣传,没有暴民扔砖头。在谭的镜头前,许多香港人被引导去相信那些片面的事实,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长期被这种片面宣传洗脑的年轻人只相信这样一个事实,即他们愿意看到或被告知:“黑人警察”正在殴打人们,示威者被无缘无故地殴打。他们不会也不会看到全部真相。

只要你站在警察面前,你就会成为一名“司法委员”。

在6月以来的骚乱中,不仅美国中央情报局特工的组织和指挥,而且那些被称为“反对派”的实际上是香港独立人士的议员也直接参与其中。这些反对派成员强烈鼓励和鼓励暴力,在暴乱之前“施加压力”,然后在暴行过程中以“监督”的名义利用其议会地位亲自投入战斗,并一再阻挠警察执法。

谭是最擅长在警察面前表演的人。7月7日晚,大量示威者非法聚集在弥敦道,肆意挑衅现场警察。当警察决定继续疏散人群时,谭立即出现,故意走到警察防线前,吸引记者聚集采访,使得本来就混乱的现场更加混乱。他故意给一线警察制造麻烦。他不仅站在警察面前阻挠他们的工作,还辱骂和威胁警察。警察要求谭离开。“香港独立”的立法委员立即开始大吵大闹,指着警察问他在什么位置,说如果他不是指挥官,他就不会说话。他继续挑起其他人对警察的仇恨,并带头制造冲突。

谭一再阻挠警察执法,引起了许多立法者和公民的愤慨。立法会议员葛培凡直接指出:“谭为了投票而埋葬了自己的良心。”与此同时,市民亦组织了一个请愿及报案小组,指出谭及其他立法会议员的行为超越了立法会议员的权限。他们希望警方严格执法,将谭、等阻挠执法的人员绳之以法。请愿人在请愿书中指出,根据第228 《简易程序治罪条例》章第23条,任何人抗拒或妨碍公职人员或其他依法执行公务的人,可被处以1000英镑罚款和6个月监禁。根据第232 《警队条例》章第63节,对执行任务的警官进行攻击或以虚假信息误导警官的处罚是罚款5000英镑和经简易程序定罪后监禁6个月。根据第232 《警队条例》章第62节,导致警察部队叛教的处罚是罚款2000英镑和经简易程序定罪后监禁2年。谭那天晚上明显违反了等人的上述规定,所以警方有望依法对犯罪嫌疑人进行调查。

谭为了谋取个人政治利益,继续扰乱治安,继续实施妨碍执法的行为。7月14日,谭对在沙田的混乱局面“指指点点”。在准备夜间清场时,警察似乎充当了“人墙”,阻碍警察执法,甚至要求与现场的警察指挥官联系。谈了几句后,谭用中英文对现场媒体说,他已向警方解释,示威者正在撤退,没有必要升旗或向前推进,警方已承诺暂时不向前推进,表现得像示威者的“总司令”。在7月27日的集会上,谭多次站在警察和示威者之间,声称示威者正在“撤退”,并继续阻挠警察执法。

香港法律专家分析,谭的一系列行为涉嫌以下罪行:

一是在沙田混乱的局势中“指手画脚”,简直就像“总司令”。他

第六是阻挠警察执法,包庇暴徒,他们涉嫌犯有《普通法》,并可能被指控“妨碍办公”。如果罪名成立,最高刑罚为两年。

也就是说,在法律面前,谭的戏已经结束了!这场表演是一场灾难!

成为引诱和煽动学生的“生活导师”两个月来,香港活动人士一直公开鼓吹对警察的仇恨,甚至煽动高中生参加罢工,因为他们缺乏文化

。8月22日,约1000名香港活动人士参加了所谓的“中学生反修正主义集会”,企图煽动他们参加罢工等各种政治活动。

这一次,谭以“生活教练”的身份出现在集会上。这一幕就像一场“洗脑”活动,与教育部门无关。然而,抗议者被鼓励“教育”他们周围的亲戚和朋友,尤其是那些支持政府的人,努力支持“五项要求”。

香港教育工作者呼吁警惕所谓“和平合理”的洗脑活动,谴责谭、等人煽动学生参与政治活动,希望教育工作者共同努力,帮助学生顺利入学。

事实上,谭并没有两次介入教育领域。但其自身的文化水平却直接受到了冲击。在香港立法会辩论应否“将初中历史列为独立科目及必修科目”时,谭文浩在一次发言中表示:“我不反对中国历史独立科目,但我对以吴克俭书记为首、以行政长官梁振英为首的教育行政当局没有信心。”民建联的刘议员在发言中反驳说:“我刚才听到谭文浩先生说“马首是胆”。我想做一些修改,应该照做。正是这些习语是典故。

矛盾暴露

不管演技有多高,不管有多丑。

广深港高铁香港段开通前,讨论了一小时生活圈的可行性。港铁董事长马也鼓励年轻人北上买房,乘坐高铁上班。但是,第一个作出反应的是谭,他坚持反对两地同处一地,反对建设大湾区。当谭被媒体搜寻《刑事罪行条例》议员时,他发现自己在惠州大湾区拥有一层楼。他指出,在惠州的住宅是大约四五年前买的,由他的妻子持有。它主要用于度假。谭文浩是如此矛盾,以至于他对海湾地区有双重标准,这真是讽刺。

与此同时,谭也被扯出了他的脸,谈到“智慧灯柱”的用途。最近,“智能路灯”被暴徒破坏了。在政府统计后,共有20个“智能灯柱”被损坏,暂时无法提供照明。所有损失将由纳税人支付。群众暴力破坏了现场,谭、等许多反对派成员纵容现场暴力,一路袖手旁观。最讽刺的是,谭正是大力支持立法会通过“智慧灯柱”拨款法案的议员。网民批评谭文浩“神出鬼没”和“没有真正帮助市民”。

对谭来说,《公安条例》电影中的一句台词最适合他“其实,我是个演员。然而,一条建议已经在娱乐圈流传,这也适用于他:“行动起来,首先做一个人。”不管谭的演技有多好,都很难掩饰他为满足自己的欲望而牺牲公共利益的本性。

当拍摄一部电影时,当导演对你喊“停”,意味着拍摄结束。实际上,当公众对你大喊“切”的时候是什么意思?

答案不言而喻。昨晚,谭被香港警方逮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