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孕妇怎样了?她没怀孕啊!没怀孕?是想借孩子逼宫?

“我不去医院,我要给卢绍看他妻子谋杀了他的孩子。我不去医院,我不去!”言希叫嚣着,张牙舞爪地推开身边的人,但无奈,很多人,她无法推掉。

顾明诚回头看了看姜树彤,让她跟着去,但是姜树彤害怕了。毕竟,他杀了陆志前的孩子。这是令人发指的罪行。她害怕陆志前会杀了她。

她泪眼汪汪地看着顾明诚,不知不觉间,她把自己所有的救命想法都寄托在顾明诚身上。

“恐怕我不敢去!”蒋叔同摇摇头,说道。

现场一片混乱,但是因为顾明诚的出现,大家都散去了,安静下来。

“你怕我什么?”顾明诚盯着姜树彤的眼睛。

我害怕是因为你!

顾明诚看到蒋淑彤还在犹豫,走上前拉着她的手,从后面跟着颜夕的车。

在医院,顾明诚出现在医生面前,问道:“孕妇怎么样?”

他特别强调“孕妇”这个词。

医生皱起眉头。“她没有怀孕。她自己做的血袋。我不知道她想玩哪一个。”

蒋叔同哭了。听了这话,她大吃一惊,没有怀孕。是言希强迫孩子们入宫的吗?

刘后来来了。顾明诚站在那里,并不害怕。刘看了一眼顾明诚,就跑到了的病房。

"这里没有我们更多的了。走吧。”顾明诚对姜树彤说道。

蒋叔同想,陆志前走过来跑进病房。因为他不尊重蒋叔同,所以蒋叔同也不想在他面前出洋相。无论如何,这两个人已经被撕裂了。她跟着顾明诚出去了。

医院对面是一个公园。这里很安静,秋天的风景也很好。

姜树彤站在一个卖棉花糖的小贩旁边。她年轻时喜欢吃棉花糖。现在她刚刚经历了一场恐慌。她想碾碎它。

每本五美元,她买了它。

顾明诚看着她吃棉花糖,低头咳嗽了一声。那是一声大笑。蒋叔同知道他在取笑自己的幼稚行为,并不服气地说:“这只是一个棉花糖。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两个人坐在椅子上。

“棉花糖有那么好吃吗?”顾明诚一直盯着姜树彤,他撞到了姜树彤身后的椅子上,问道:

蒋叔同以为他会说陆志前和言希的事,但他没有。

蒋叔同伸出舌头舔了舔棉花头,说不出话来,点了点头。

顾明诚沉默了,然后他补充道:“离婚,姜树彤。”

仿佛一个沉重的打击击中了蒋叔同的头脑,混乱不堪。

这是顾明诚第一次叫她的名字。她似乎感觉与众不同。似乎他心里已经叫了千千一万次了。似乎她是一个他非常了解的人,不可能做得到。

她心中为千千酝酿了一万次“离婚”的念头。因此,当别人提到它时,她并不感到惊讶。相反,他管它叫“蒋叔同”,就像毛挠她的心一样。

她停止舔棉花糖,低下了头。

"还没想好吗?我给你时间。”顾明诚说道。

看来蒋叔同已经为他离婚了。

蒋淑彤以为刘想和她算账,但他没有。他晚上很平静,似乎很累。他回到卧室,上床睡觉了。

蒋叔同很迷惑,但是想想看,是的,言希是一个假孕,也许甚至他作弊了。既然她已经揭穿了自己的承诺,陆志前自然应该感谢她。

事故并没有影响到蒋叔同,他照常上班。

第二天,当蒋淑彤要下班时,发生了一件令她尴尬的事。个假期来了。她没拿卫生巾,这很尴尬。

工作了一下午后,她坐在椅子上,坐在一起,却发现椅子上染了颜色。这把椅子是软布的。如果是皮革或木头,可以擦干净,但不是。

刚才我去厕所,看到我裤子上有血。她穿上一件长外套,心想,当我下班的时候,我会穿上一件长外套,这样我的同事就看不见了。

看到所有同事都走了,蒋叔同小心翼翼地拿起外套准备离开。

但刚站起来,还没穿好外套,就看见顾明诚从办公室门外走了进来,急匆匆的,好像有什么事。

蒋叔同惊呆了。他一整天都没来,但当她离开时,他来了?

顾明诚看见蒋叔同穿着外套站在那里,漫不经心地说:“你为什么不去?”

“我我”因为仓促行事,姜树彤一直不擅长说谎,甚至吞吞吐吐。

顾明诚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留下了一些东西,他是来取的,但是当他看到蒋叔同的拘束时,他竟然站在蒋叔同的身边。

蒋叔同迅速靠在椅子上,用外套堵住椅子上的血迹。这是一大块。

“我还没完成我的工作,所以”

顾明诚是个聪明人,他知道姜树彤在说谎。他盯着蒋叔同的眼睛,拉开了他旁边的椅子,然后看到了上面的血迹。

他知道蒋叔同在说谎,但他不认为是因为这个原因。刚才,他的脑子一直忘记拿东西,没有想到女人这方面。

蒋淑彤迫不及待地想找个地洞进去,所以一个男人看到了她的隐私。

她的头埋得很低,她的手很有力。

顾明诚什么也没说,说:“在这等着。”

下了楼,姜树彤赶紧抓住机会穿上外套。这把椅子做得使她不能坐。她想扔掉垃圾桶,自己再买一个。

片刻之后,顾明诚走了过来,拿了一包卫生巾递给了姜树彤。

他用嘶哑的声音对姜树彤说:“下次再大声点!”

呃,下次你怎么说?你直接告诉他他来例假了吗?他是他的顶头上司。

前一天晚上,她打算忘记。

蒋叔同宁愿一塌糊涂也不愿让这个人给自己买卫生巾。这是怎么回事?

"去换衣服吧!"顾明诚命令姜树彤。

蒋叔同尴尬地去了厕所。此外,她打算改变它,直接离开了厕所。她不想再见到顾明诚。太尴尬了。

她穿上外套,拎着包就离开了。

没想到,我在电梯里又遇到了顾明诚。

这是真的,路很窄。蒋叔同小心翼翼地站在电梯后面。

“我怎么回家?”顾明诚问了一句。

"公共汽车。"

“我会送你的。”

蒋淑彤没有反驳,因为她现在已经被话语吓得发抖了。她怎么能反驳呢?

一路上,他们都没有说话,很快就到了蒋叔同的家。当她离家很远的时候,她说,“停在这里。”

她怕顾明诚走得太远,进入了别墅的监控区。然后她无法向陆志前解释清楚。

“这些天陆志前要去哪里?”顾明诚在车里点了一支烟,但他打开了车窗,所以姜树彤并没有感到窒息。

“我不知道。我好像在出差。我说这是和某人的合作项目。我不问他的工作。”蒋叔同回答说,顾明诚突然问起陆志前很奇怪,因为顾明诚很少在蒋叔同面前提到陆志前。

"我会打电话的。你等着。”顾明诚见状,便拿起电话,不知道刘跟谁说的消息,工程的事情,他们都是一圈人,都知道,只是姜树彤不知道为什么要让她留下来,只能呆呆地坐在车里,看着后视镜,万一刘突然从后面闪出来怎么办?

简而言之,她今天的心情充满了起伏。

"你要求陆志前在五天内再次旅行!"顾明诚下达了命令,对方应该非常听顾明诚的,因为他没有费多大的力气就挂断了,而且看样子对方不是顾明诚的下属,只是朋友。

恰恰相反,蒋叔同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心里颤抖着说:“我要走了。”

顾铭诚“嗯”。

蒋叔同从车上下来。一阵冷风吹来,她紧紧地裹住了外套。自从她结婚以来,她一直穿高跟鞋。她的细高跟鞋着地,发出清脆的声音。秋风一吹,没有顾明诚在她身后开车的声音。

那么,他还没有离开?从后面看着蒋叔同?

突然,蒋叔同的脑海里出现了一个想法,就像电光火石一样。

因为她有公休日,顾明诚这几天不会允许陆志前去出差,而是会让他去几天,因为是因为顾明诚知道姜树彤这几天有公休日,陆志前根本做不到,过几天又会让他去出差,因为他不想让陆志前跟她做

对吧?

蒋叔同的脸越来越红。她转身看着顾明诚。

顾明诚的车还在。他在车里抽烟,静静地看着蒋叔同。

蒋叔同迅速转身跑回家。

空间有限!

全文作者微信公众号,碧琴阁,关键词,蒋叔同

图片来源网,请联系并删除侵权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