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日报】答辩时被问到答不上来为止

(记者万建辉记者彭晓东、魏有波)“当时,刘先生带来的一名博士生因为考试不及格而直接走了。一篇论文在答辩中失败更常见。”孟金陵谈到了当年华中农业大学农学家刘先生和博士生导师刘侯莉。

1981年,孟金陵有6名博士生。刘侯莉最终只接受了一名候选人。孟金陵不仅是华中农业大学申请博士学位后的第一位博士生,也是我国培养的第一位农学博士。昨天,62岁的孟金陵回忆了他博士时的一些轶事。

当时,博士论文是手写的,提交给导师修改。孟金陵前后写了八次论文。

导师满意后,孟金陵的论文被送到湖南农业大学审阅。辩护期间,包括武汉大学生物学教授杨宏远在内的三名教授应邀出席。这些问题被提了两个小时,直到孟金陵回答不出。

刘侯莉当时只从孟金陵带了一名博士生。他有很多机会和导师一起参加科学研究活动。孟金陵表示,从江苏和上海的油菜基地采集样本需要日日夜夜。刘侯莉还邀请他参加全国性或省级学术会议。

孟金陵说现在医生培训的形式比较完善,包括资格考试、论文评审和论文答辩,但是少之又少。

他说美国一些大学的研究生淘汰率达到40%,而英国一些大学的硕士学位通过率只有20%。为什么我们所有的研究生现在都能毕业?

四位博士讲述他们当年的导师

这则新闻(记者朱李建华贾和万建辉)三十年前,学生们因发表带有导师姓名的论文而受到严厉批评。现在,一些博士生说,发表没有导师名字的论文“可能会让毕业成为一个问题。”

昨天,记者采访了四位在各自学科中名列前茅的医生,发现大约30年前,中国的医生培养存在巨大差异。本报25日独家报道的

《一个导师最多同时带47名博士生》,近日在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

作为我国培养的第一位国际私法博士,中国政法大学校长秦煌昨天回忆起他的导师韩德培,说韩老辉会为学生逐一修改他的论文,“如果标点符号不正确,请指出来”。

作为我国培养的第一位水文博士,夏军每月至少与导师叶守泽交流一次。

孟金陵作为我国培养的第一位农学博士,前后写了八篇博士论文。

作为我国首批18名博士学位获得者之一,李尚志从他的导师那里获得了很多智慧,导师坚决拒绝签署论文。

华中科技大学教育科学系教授周广利在他的书《中国博士质量调查》中透露,一些博士生导师甚至不读学生论文。近13%的博士生每月与导师交流不到一次。论文答辩中的“人的交易”已经成为一个潜规则。如果学生在发表论文时不把导师视为第一作者,“导师会非常生气。”

”消除机制很正常。为什么我们的研究生现在能毕业?”华中农业大学教授孟金陵认为,选拔机制是问题的根源之一,研究生的功利心理与社会风气有关。如果这些问题得不到解决,博士培养中存在的慢性病将很难在短期内消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