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疫情困住的留学:焦虑与等待

按照原计划,就读于日本东海大学的大二学生萧琴现在应该可以愉快地享受两个半月的假期,下学期的计划只需要在三月中旬考虑。然而,在1月20日回家后,她只呆了半个多月,就匆匆飞回了日本。她的所有计划都被新的冠状肺炎的突然爆发打乱了。

小芹选择提早返回日本,是因为害怕疫情本身,担心日本收紧入境政策。自2月1日起,日本对申请入境前14天留在湖北省的游客和持有湖北省签发的中国护照的游客关闭了大门。小芹和她的家人担心日本的入境政策会随着疫情的恶化而改变。如果结果是完全禁止中国学生进入美国和澳大利亚这样的海关,那么她的下一个学期将会被毁了。

事实上,1月31日世界卫生组织(WHO)宣布武汉新型冠状病毒构成“国际公共卫生紧急事件”(PHEIC)后,大多数国家都修改了对中国游客的入境政策。

根据懒熊体育统计,截至2月19日,全球128个国家和地区收紧了针对中国人的移民政策。其中,最严格的入境政策是美国和澳大利亚:从2月2日起,美国将不允许任何来自或通过中国的非公民在14天内进入中国;2月1日后进入澳大利亚需要在第三国停留14天,最终放行将由澳大利亚海关检疫官员和签证官员决定。

▲中国对主要海外国家的入境签证政策的变化。

对美国学生来说,他们的春季学期早在一月就开始了,所以政策的改变影响不大。但是对于准备在二月份返回澳大利亚的中国学生来说,这种流行病已经给他们的学习带来了相当大的变化。

根据澳大利亚教育部的统计,有188,894名中国学生在澳大利亚学习。截至2020年2月14日,其中106,680人仍无法重返校园,大多数澳大利亚大学将于2月中旬开始春季学期。

悉尼科技大学商学院的研究生陈骁就是其中之一。他预订了一张经由韩国飞往悉尼的早班机票,但在出发前一天,澳大利亚政府宣布对中国游客关闭边境。陈骁告诉懒熊体育,中国学生现在进入澳大利亚的唯一途径是找一个第三国停留15天,然后通过那个国家进入澳大利亚。然而,这将需要至少20天和一到两周的课程。最后,陈骁决定下学期辍学,等待疫情得到控制。

陈骁透露,他在许多澳大利亚学校的朋友目前滞留在该国,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和他一样选择了休学。然而,这些天他们既不能练习也不能处理事务,他们只能坐在家里。"长时间的不活动会使我们的情绪变得焦虑和易怒。"陈骁说。

除了对国际学生群体的影响,这种流行病对整个国际学生市场的影响是不言而喻的。体育海外机构WEsport的创始人李告诉懒熊体育,过去海外机构为学生办理海外业务的困难主要在于如何向学校展示学生最好的一面,帮助学生达到学校的软硬目标,如语言成绩和实习。只要完成这两点,客户服务主题就完成了。在疫情的影响下,如何成功地将学生送到目的地国成为一个新的问题。

以前,许多国家通过官方渠道表示,他们绝不会因为疫情而拒绝中国学生的签证。然而,疫情期间的签证审查变得极其繁琐和缓慢。不过,尽管签证可能成为一个潜在的风险环节,李对至今仍很乐观。

▲疫情期间,签证政策收紧,机场检疫加强。

此外,疫情爆发后,一些国家的人对中国甚至中国学生的不友好态度也使一些学生的家长不愿意送孩子出国留学。根据加拿大媒体城市新闻,学校公猪

在李看来,很多家长通常对外国的治安环境和中国人的社会地位有所怀疑。目前,一些外国地区的疫情对中国造成的负面情绪动摇了许多家长送子女出国留学的意愿,也对海外机构的收入产生了较大影响。

一方面,这是签证问题,另一方面,这是出国留学意愿的逐渐丧失。更糟糕的是,这两个问题都不能通过留学机构解决。

"幸运的是,第一季度原本是市场淡季,也是我们以前的同学接受报价的收获季节。然而,如果疫情在5月和6月得不到有效控制,可能会影响秋季的入院程序。这样,将对整个留学行业产生灾难性的影响。”李对说道。

与WEsport等纯粹的海外留学服务机构相比,那些以海外留学和培训为主要业务的机构受到的影响更大。

首先是财产和人员成本的压力。

星马教育的一名员工告诉懒熊体育,他们在去年12月支付了2020年的教室租金。由于流行病,他们不得不使用网络教学。教室到现在都是空的,付的租金无法退还,给公司造成了巨大的损失。

其次,网络教学的质量与传统教学存在差距,难以达到预期的标准。

景泰教育为出国留学提供英语培训,自疫情爆发以来一直使用在线教学。“网络教学一开始,我们的老师就成为主持人,学生成为现场直播的观众。有些学生不想在面对面的课堂上提问,现在他们不会在屏幕上发出任何声音。”该公司的创始人刘春华告诉懒熊体育。"有些问题必须面对面和手牵手来教."

在刘春华看来,英语学习是一个痛苦的过程,许多学生需要有人不断督促他们。由于受到疫情的影响,她担心被释放的学生能否达到正常的学习强度,这将影响学生的表现和入学申请。目前,除了网上教学和微信群发随机检查之外,教师能做的就是不时给学生打电话,督促他们尽可能独立学习。

此外,由于疫情的影响,二月和三月的雅思、托福和GRE考试已经取消。对于秋季入学的准学生来说,他们的准备时间已经大大缩短。

就语言测试而言,测试次数是学生得分的一个极其重要的因素。然而,由于疫情的爆发,考生们失去了至少两次考试机会,这也在一定程度上打乱了他们的节奏。

李透露,卫斯理在南方有一个学击剑的学生,为了申请世界前十名的大学,他努力了很长时间。由于疫情,另一所学校的教练愿意推迟她的申请截止日期。她所要做的就是在截止日期前达到托福成绩。目前,该学生只差一位数的目标分数。然而,二月和三月托福考试的取消使她的处境更加困难。毕竟,错过了两次通过考试的机会,她的容错率变得更低了。一旦她未能在截止日期前通过考试,她可能不得不选择一所不同于这所梦想学校的学校。